《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温歌仙时代曲 演绎海派年华
作者: 时间:2020-06-10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温歌仙时代曲 演绎海派年华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在舞台上重构音乐家陈歌辛(右图)的生平,邀请其子、着名作曲家陈钢担任音乐总监。左图为青年陈钢。(陈钢提供)《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温歌仙时代曲 演绎海派年华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中,陈智燊(左)饰演陈歌辛,钢琴家陈隽骞(右)饰演陈歌辛儿子陈钢。(中英剧团提供)《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温歌仙时代曲 演绎海派年华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重温歌仙时代曲 演绎海派年华

成立于1979年的中英剧团,一直沿用不同类型的剧目,实践「全民戏剧」的理念,从早年在越南难民营表演,到早前长者口述历史计划,始终联繫观众。

剧团踏入40周年,主推剧目之一《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将早逝音乐家陈歌辛的人生故事搬上舞台,希望观众欣赏美妙音乐之余,更记得幕后的人。

陈歌辛的名字,读者也许陌生,但有歌仙美誉的他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创作的名作《恭喜恭喜》、《夜上海》、《玫瑰玫瑰我爱你》等,就几乎无人未听过。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由艺人陈智燊和钢琴家陈隽骞担纲演出,更请来陈歌辛的儿子、着名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作曲之一的陈钢担任音乐总监。陈钢对于父亲的故事被搬上香港舞台很支持,他认为让更多人知道父亲的故事和音乐,也是保留海派文化的方法。

剧团前任艺术总监古天农偶然去了陈钢在香港举办的音乐会《玫瑰与蝴蝶》,得知陈歌辛的故事,很感兴趣。编剧司徒伟健说:「早期我们只是资料蒐集,后来终于中英剧团有机会排这戏。大概两年前开始构思框架,后来有了剧本。」

音乐父子兵 路线大不同

司徒伟健多次拜访陈钢,逐步了解父子间的关係。「陈钢老师二十几岁后,其实很少接触父亲。当时,他如果想有一个比较好的位置作曲,需要与父亲有一些距离,因为陈歌辛被指为所谓的那个时代的反动分子。再加上,陈钢老师在音乐学院全情投入学习指挥,与父亲的路线很不同,陈歌辛创作的是流行音乐。」正因为这份疏离,在剧本创作中,陈钢提供的资料较为日常,更多陈歌辛的生平细节则是靠司徒伟健自己蒐集而来。

乱世游子 苦难中创作妙韵

陈歌辛有印度血统,出生在上海,一个上海人的故事,怎幺由香港人去写?司徒伟健解释在香港演出想尽量展示其生平的事迹:「陈歌辛有不同的经历。被日本人拉、国民党拉,经历反右运动等。我们知道的真实故事,可以尽量保留,力求将他的一生完整、持平又带着我们的情感展示给观众。」事实上,陈歌辛与香港早有连结。他1946年南下香港,过了相对平稳安逸的几年,并创作《夜上海》和《花样的年华》等作品。谈及陈歌辛在香港的创作,司徒伟健认为:「他是以对上海怀念的心态、游子的心情来创作。那时候很多上海的商人、文人、歌手都避走香港,造成电影兴旺,他有了创作音乐的空间,也是因为需要生活。」

演员在手的《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剧本採用书面语,为了让身为音乐总监的陈钢能够看懂,司徒伟健改变平时用广东话口语创作剧本的习惯。演员在剧中演唱陈歌辛的代表作,为了遵循原作,亦会选用普通话。

导演张可坚坦言最初并不知道谁是陈歌辛,也是一次偶然,「我去了陈(钢)老师的音乐会,发现我是听过这些(演奏的)歌。很多粤语长片都是用陈歌辛的音乐再填词,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张可坚说:「我从来没离开过香港,但一直以来都在不同场合听过陈歌辛的音乐,直到现在他的歌都与香港有联繫。」与司徒伟健从历史脉络理解陈歌辛不同,张可坚认为陈歌辛父子之间、夫妻之间,甚至陈歌辛与国家之间的情感现已不复见,他希望舞台剧不仅重现音乐家的人生故事,更可以再现多重的情感与挣扎。「如果知多一些这样的情感对我们有什幺影响?中国人的苦难是没停过的,我不是要讲政治,我要讲人与人之间的关係。」

美国歌手唱《玫瑰玫瑰我爱你》

陈歌辛作为早期真正将中国流行曲发扬光大的人,名作《玫瑰玫瑰我爱你》被填上英文歌词,由美国歌手Frankie Laine翻唱后迅速走红;传奇的个人经历是将其故事搬上舞台的原因。司徒伟健解释:「陈歌辛的作品影响了很多人。包括很多流行音乐创作人,例如顾嘉煇、黄霑、李宗盛等;上世纪70、80、90年代巨星级女歌手,像凤飞飞、徐小凤、梅艳芳一定唱过他的歌,这在台湾或香港,都绝无仅有。」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日期:10月12至27日地点:葵青剧院演艺厅票价:$180至$300

查询:bit.ly/2JaKNKR

文:彭月编辑/蔡晓彤美术/谢伟豪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