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同坦白创业不轻鬆 週忙七天胖不起来
作者: 时间:2020-07-13
方大同坦白创业不轻鬆 週忙七天胖不起来

採访完方大同,我们把他拖到一旁的茶桌,跟我们泡茶聊天,进行网路线上直播。他胡乱在茶壶上比了个手势,佯装茶艺大师,喝茶的时候他的兴致很好,大聊他在台湾最喜欢遛达的地方,听到喜欢的音乐还会弹指左右摇摆。银幕上爱心一个一个飘过去,底下的网友纷纷留言:大同, 吃多一点,你太瘦了⋯⋯。

但是说真的,大同怎幺胖得起来呢?这两年,他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赋音乐/赋影视,「在香港,音乐市场难作啊!」他叹息的口吻像个穿吊嘎麵摊老闆似的,把白毛巾往后一甩,擦擦汗,边碎念然后又赶忙着把菜端上桌。

既然难做,却还是要做。这背后必定有他的任性和抱负。镜头之外的方大同其实没有这幺轻鬆,说起音乐,他很认真严肃,把多理想揣在怀里,甚至没时间好好过生活。「开了自己的公司,是希望可以音乐到影像360度全面的呈现。除此之外,我也很想做华语歌曲和国际的桥樑。我希望它很国际化,却又保留一个独特性、特别的风格,会引起外国人的兴趣。」这让我们想起方大同的那些K-Pop朋友,方大同和Zion.T,曾经有过几次合作,Zion.T跟我们说:「我们是会一起上便利商店的朋友。」

方大同点点头:「赋音乐也希望朝这方向努力。我觉得,这20几年来,韩国的音乐市场,整个音乐界,都是很团结的在做这个事情,大家一起让韩国音乐在世界被听到。看待接下来的十年,我希望自己也可以是带华语乐坛往这个方向的其中一人。韩国做得很好,虽然他们的音乐也有西方元素,但是他们做出了一个自己的风格。我就是想做出属于华语音乐的特殊味道。」

为了这番野心,方大同从一个工作狂,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工作狂。「我一个礼拜七天都在工作,除了吃饭,基本上都在工作。」他曾经试过让自己放四天假,来台湾小旅行,但他发现自己在这儿休息的时候都在通电话、开会⋯⋯「我就是一个创业的心态,想要坚持下去看看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模式、突破。」

东方情怀

方大同坦白创业不轻鬆 週忙七天胖不起来

深蓝徽章边西装外套、丝质雪纺衬衫(BOTH BY GUCCI);黑色丹宁裤、亮皮绑带军靴(BOTY BY SAINT LAURENT)。

夏威夷出生的他,从小看着鼓手爸爸表演、听爸爸介绍西方音乐,六岁时搬到上海,学了四年的武术、太极,对东方音乐如二胡、古琴深深着迷,方大同骨子里,其实是东西方的混血,照他的说法,更是一种「世界公民」的概念。这张《JWT西游记》,他就像孙悟空吹了一口气、拨弄手上金箍棒一样,把他热爱的东方情怀变出各种不同的味道,比如把东方乐器用他西方音乐的思维,作一种很方大同式的编曲。

「我一直在试着将我喜欢的Urban、R&B音乐,用自己觉得自然的方式,做出比较原味的、带点东方风格的音乐。像现在外国也在做一些复古R&B。但现在我想去做一个更有创意的东西,希望可以把中西方文化做一个fusion,所以这张专辑妳大概会听到这一些Multiculture、那是我没有框架去做音乐的状态。」

才华狂

方大同坦白创业不轻鬆 週忙七天胖不起来

黑色衬衫、黑色丹宁裤(BOTH BY SAINT LAURENT)。

儘管《JWT西游记》是一张双CD,完整呈现方大同不同音乐面向的诚意之作,但方大同坦言,他其实不太听自己的专辑,他的耳机里,常常反覆播放的反而是他所製作的音乐。「因为我早已知道自己的音乐可以做到甚幺样子,所以现在我更有兴趣製作别人的音乐,会有很多惊喜。」

对他来说,能把别人的才华实现出来,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就像他在採访中不厌其烦地提到《悟空》导演Neysan Sobhani的名字,他的赋影视,也正打算与这个他口中「也不年轻却充满想法」的新导演玩一些东西。

他就像一块磁铁一样,会忍不住向有才华的人逐步靠近。「应该是说我很欣赏一些,可以很专注地在做一些事情的人。妳说是才华也好、坚持也罢,他们想把一个想法,一个很小很小的想法,有耐心将它看到最底,想法子让它变得最成熟。对我来说,这是很动人的。因为很多时候想法只是想法,很多人可能会半途而废,或是随便弄一下他就觉得满意了,很容易就满足。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我和我的合作伙伴们,都是比较喜欢把一件事从开始到最后,能尽量让它发扬光大到最极致。我希望合作的伙伴都是那一类型的。」

他喝一口茶,慢慢地。他愈来愈瘦地身躯扛着愈来愈大的梦想,知道自己走在一条难走的路上。但是他并不太紧张,反正音乐就是他的筋斗云。他在14岁写下的《悟空》,现在一看,彷彿成为未来的预言了。

延伸阅读

方大同摘眼镜扮悟空 摆脱框架大玩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