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作者: 时间:2020-07-13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方大同是文青?是草食男?还是温文儒雅的书生?错!方大同骨子里住着老灵魂、老爵士。

但他对自己最大的自信是外表!新专辑《危险世界》斥资3000万元,以电影规格般拍MV,秀功夫、练踢跶舞,让听觉震撼融合视觉的呈现。自诩为偶像实力派的方大同,也许颠覆你的想像,但你可以从现在真正认识他。

走进摄影棚,方大同先是坐下来,吃着工作人员为他準备的素食餐,接着开始让造型师帮着打理,在把自己打理好之前,没有说任何话,空气中一直弥漫着一股很冷寂的气氛,似乎谁说话大声了点,都成了噪音。

你平常很少笑吗?

我是偶像实力派,不是不喜欢被形容文青,只是不认同,那些什幺青、什幺男的,只是大家对我的一种LABEL

他摊开自己带来的十多副眼镜,依今天的造型谨慎搭配,直到拍完照,他都没有任何笑容,摄影师没太为难他,就让他这幺酷酷的、斯文的,完成了所有的拍摄工作,我终于忍不住想打破这个凝结的气氛:「很轻鬆吼!都不用笑就拍完了耶!你平常也很少笑吼?」这时,方大同才露出了惯有的腼腆笑容。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也许,温儒书生的文青样,就是方大同给予人的一般印象,在被形容成像花花世界的娱乐圈,他低调地完全不像个圈内人,但出道八年在中、港、台各大音乐榜横扫超过上百个奖项的辉煌纪录,证明了他也绝非等闲之辈,好像周星驰的电影《功夫》里的高人一样,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外表下,骨子里却身怀绝技,往往一出手便足以撼动整个世界。他被封上「音乐小教父」「音乐鬼才」,他的才华足以威胁到亚洲天王周杰伦所打造出来的江湖地位,他是各个大牌歌手都想邀歌的热门人选,作为创作歌手,他包办自己专辑中大部分曲、词、编、监的工作,一首歌里面出现过的所有声音,不管是乐手或是和音,几乎都可以由他一个人来处理。他的LIVE SHOW,不需要跳舞、不需要耍花招,单纯地用音乐,就能成就一场高水準的演出和评价。

方大同除了拥有天生的创作才华外,从小就立志当歌手的他,并不甘于当个创作者或是音乐人,甚至对于外界将他封为「文青」「草食男」(因为他吃素),似乎颇不以为然,因为他自认是个「偶力派」(偶像实力派),显然对自己的外型比音乐更有自信?方大同一副终于被人了解、眼睛一亮地说:「对!哈哈哈哈⋯⋯这你一定要记下来!我是偶像实力派,偶力派!」我笑了!不是不认同,而是他那从原本平稳的情绪突然惊醒过来的神情和认真的模样,可见他真的很在乎!「我不是不喜欢被形容文青,只是不认同,那些什幺青、什幺男的,只是大家对我的一种LABEL,但我不觉得你可以用一个字去定义这个人就像什幺,其实他们肯定是有很多不同的东西,而且人的状况是会改变的,所以我一直觉得这种LABEL不準,太狭隘了,你说我对当歌手是不是很有自信这种事也很难说,对我来说,音乐和当歌手都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应该说我对自己做的音乐或是自己在做的事情,都是很清楚的。」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在这次的专辑中收录了一首自传性的歌曲〈小方〉,是他首次把自己的成长故事写进歌里,用RAP道出自己的成长历程。爸爸是美籍华人,妈妈是香港人,在夏威夷出生的他,六岁时举家搬到上海,又到广州,14岁时才在香港定居。小学时期,白天骑自行车去当地学校读书,下午则回家念美国的函授课程,让方大同从小就在中西文化的冲突下成长。方大同坦白说:「因为我爸妈想我能够在本地学校体验到本地文化,学中文,但是又要我继续英文那边的课,所以有好有坏,上午中文下午英文,因为刚开始一句中文也不会,数学也搞不懂是什幺,但是你同时在学两个东西,有时候就有点⋯⋯所以其实学校成绩就也不是那幺⋯⋯还OK啦!」也许这样中、英文的交错学习太辛苦,念完小学之后,方大同就没再进学校上过课,仅靠着「函授」的自学方式,一路念到了高中等级的学历。

童年不自由,也好

小时候家教很严格,只能看儿童教育节目《芝麻街》,玩具也只能玩乐高,快餐、糖果和巧克力被归为JUNK FOOD

「妈妈是教育家,我又是独生子,小时候父母家教很严格,不能看电视,只能看儿童教育节目《芝麻街》,玩具也只能玩乐高,食物也被严格管制,快餐、糖果和巧克力这种被爸妈归为JUNK FOOD(垃圾食物)的都不能吃。」方大同不讳言曾抗议自己拥有的自由比一般孩子少,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是好事:「有研究显示,小孩子八岁以前不看电视是好的,不吃零食也的确比较健康。」他从小就跟着家人吃素,他也觉得吃素对身体比较好,但不久前他才大病一场,还退掉了所有的通告,因此挨批耍大牌,这样的身体哪里好?「那是因为工作太累,与吃素无关,是天生的状态啦!应该说就是高、瘦的人,都会比较有气胸的问题,很多奥运选手比我吃得还素啊!」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谁说有钱才能学音乐?

自学就好像以前在中国山上打功夫的,就从小打嘛!你看我、我看你地模仿,打个廿年也就会了!学乐器也是一样

父亲是职业鼓手,也曾传授他打鼓的相关技巧。方大同从小就接触音乐,跟着爸妈一起听老歌、爵士和蓝调,听歌的口味也与一般年轻人不同。五岁时看了叙述歌手RITCHIE VALENS真实故事的电影《LA BAMBA》后,便迷上五○年代的摇滚乐,也开始对舞台表演产生浓厚兴趣,还被爸妈带去参加歌唱比赛,夺得少年组冠军,并赢了生平第一个奖杯和500美元奖金。记者好奇为何五岁却参加「少年组」?方大同又耍冷地说:「那个比赛就是EIGHTEEN AND UNDER(十八岁

以下),我那时应该还不满五岁吧!就唱了一首〈BLUEBERRY HILL〉,可能评审觉得我萌吧!哈哈⋯⋯那些十六、七岁的不够我可爱吧!但那之后就搬去上海了,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被他们赶走了!哈哈……」

周末和爸妈一起去上海和平饭店听爵士乐也是方大同最深刻的童年记忆,八岁时他迷上了MICHAEL JACKSON,花了很多心思模仿他的舞姿,还被冠上「小MICHAEL」的封号,后来因为艾力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他开始自学吉他;因为史提夫汪达(STEVIE WONDER),他爱上R&B和SOUL的音乐,14岁开始他就能自己作曲,16岁开始对编曲、製作的东西产生兴趣,18岁开始自学钢琴,也曾与爸爸一起在不同的PUB搭配演出,「其实在国外普遍很多都是自学派,像巴布狄伦(BOB DYLAN)他们这种没学过音乐的,很多很多啊!就好像以前在中国山上打功夫的,就从小打嘛!你看我、我看你地模仿一下,打个廿年也就会了!学乐器也是一样。」很多人以为方大同家境很富有,但其实他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靠打工换来的,「没有富有啦!就是一般的家庭,我也是当了歌手好几年,才有钱买票去听演唱会,也不是家里缺钱,只是演唱会对我来说是贵的,所以我17岁就开始打工,教小朋友英文、也帮妈妈製作教材音乐,像我的第一把电子琴,就是帮妈妈做教材音乐,当做抵打工费买给我的,也是大概发了第二张专辑之后,才有能力拿钱回去养家。」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因为从小就立志当歌手,17岁时,方大同就找上唱片公司投石问路,却等了五年才终于如愿,也算颇为波折,「还好啦!就是等而已。因为他们虽然很喜欢我的音乐,但可能我的东西对华语市场来说是有点陌生的,他们不太清楚该怎幺去做,本来那时我想说,如果签不成的话,那我就去念大学,可是他们也都没有说不签,一直聊聊聊了三年,本来要签了,结果因为老闆换人了,又聊了两年。」

二○○五年五月五日,方大同担任飞儿乐团拉阔音乐会的开场嘉宾,身穿全白色的服装,献唱〈春风吹〉及〈南音〉两首歌,为其歌手事业掀起序幕。11月发表首张个人专辑《SOUL BOY》,唱片公司以「听其声而不见其人」的宣传手法,果然让方大同成功地受到注意,在香港的知名度与日俱增,与香港同为创作歌手的王苑之、张敬轩、张继聪并列为「香港唱作四小强」,就连台湾乐迷都知道「香港有个方大同」。在已有良好的基础下,二○○七年正式进军台湾乐坛果然一战成名,二○○八年推出《橙月》专辑,更将事业推上高峰,在两岸三地创下超过百万张的销售佳绩,成了香港年度「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上,最年轻、出道时间最短的男歌手金奖得主,也算是正式打造出属于自己在乐坛上的市场地位。

方大同:我走红靠外表

何不乾脆认了薛凯琪?

希望找到适合的就结婚,这是最理所当然的想法,那个叫什幺⋯⋯天时地利人和,时间对的时候自然就OK了啊

看小方怎幺回答绯闻→超长篇13P方大同专访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