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同方式音乐实验室
作者: 时间:2020-07-13
把做音乐等同于化学实验,把方大同的新歌「爱立刻=爱Instantly」翻译成「爱因斯坦」这种搞笑语法,想像音乐是不断的化学变化,方大同不像爱因斯坦疯狂,在调配、解剖、重组音乐的过程始终保留「方式优雅」的美好,一听就知道出自他无误。方大同方式音乐实验室

字母印花衬衫(COMMEDESGARCONSATTUANTUAN);棕色针织衫(DIORHOMME);领带、皮带、牛津鞋(ALLBYGIULIANOFUJIWARA);格纹西装裤(BURBERRYPRORSUM)。方大同方式音乐实验室毛线外套、衬衫、领带(ALLBYBURBERRYPRORSUM)。

在拍摄前得知方大同的体重是52公斤,引起女孩们一阵惊呼,「天啊比我还轻!」除了清瘦,还耳闻方大同很客气,在他现身时,这两个传言都成了真实。他像文温德斯电影中的天使,真实在场、却轻盈得彷彿没有重量,开口讲话是京片子的风味,就似乎缺乏了一些人味。「除了音乐,我只是会说一些烂梗。」方大同说完就微笑了,实在很难想像宣传同事说他自己会拍一些搞笑的影片来分享给大家,「我自己私下满喜欢演戏,就是轻鬆地让朋友和同事开心,也喜欢看电影,像ChristopherNolan的电影就有趣、也有层次。」关于层次感,方大同的成长经历与兴趣,也层层叠叠地砌出了现在的他。在夏威夷出生,居住过上海、广州,目前定居香港,他曾在多年前说过,他是一个ABC,到香港唱国语、到台湾却被觉得是大陆人、在香港又被认为是台湾人,但父母与他所信仰的宗教,是「地球是一个国家,人类是世界公民。」对于从小到大的不断迁居,从说英文到迁居上海,才开始慢慢学国语,12岁又迁居香港,又开始学广东话,在家的移转中,不变的是对音乐的喜爱。方大同说,「我对夏威夷有记忆、有感觉,那养成了我的童年和母语,但不管我搬到哪,爱听的音乐都没有太大变化,因为我喜欢听黑人音乐,小时候就在听,很有感觉、很浓郁的音乐;后来到了上海时大量在听EricClapton、StevieWonder、MichaelJackson;95、96年之后在香港多半是R&B。」「整体说来,一直也很喜欢七○年代的音乐、TheStylistic灵魂和声的美好,特别有创意,灵魂、二○年代的爵士,歌曲特别浪漫有气氛。」三句不离音乐,即使讲到成长的各个地点也是如此,在拍摄的实验室场景,工作人员把乾冰放到各式饮料中,冒烟、起泡的各种变化让大家七嘴八舌的围绕在桌前,看得兴味盎然,方大同淡定的坐在桌前,对周围的热闹气氛恍若未闻,只是静静的看着,就算化学反应起了大爆炸,他应该还是微笑地端坐